开设赌场司法解释 - 顺也苏轼,挫也苏轼:多愁才子秦少游的失意人生

 2020-01-11 08:25:36   热度:2896  

开设赌场司法解释 - 顺也苏轼,挫也苏轼:多愁才子秦少游的失意人生

开设赌场司法解释,01

秦观作为一个风流才子,即便落魄之时也是花边新闻不断,再加上其词作婉约阴柔,在后人的想象中,他一定是个白皙柔弱的白面书生。其实不然,晁补之曾有两句诗写秦观:“高才更难及,淮海一髯秦。”“髯秦”,是说秦观的大胡子。邵博的《邵氏闻见后录》中记载,苏东坡曾笑着打趣他:“小人樊须也。”樊须,是孔子的学生,以勇武著称,这些都说明秦观长得比较威猛。

事实上,人的性格是相当复杂的,秦观的家祖是南唐武将出身,没有遭受打击之前他也并非如同女儿家一般哀婉柔弱,而是相当有男儿的壮志豪情的。少年时,他“强志盛气,好大而见奇。读兵家书,乃与意合,谓功誉可立致,而天下无难事。”意思是说他从小喜欢读兵书,经常与豪侠之士在一起饮酒、游玩。

让人捉摸不透的是,无论从长相还是行为举止上看,秦观都是个慷慨悲歌之人,应该像老师苏东坡那样,在词赋上走豪放派的路子,为什么他竟会越来越多愁善感,成为婉约派的代表人物呢?这固然与他性格上柔婉脆弱的一面有关,也与他的人生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02

秦观(1049年—1100年),字少游,江苏省高邮市人。他没有显赫的出身,父亲只做过小官,但曾在太学学习过,文学造诣很高。优秀的基因使秦观自幼聪颖过人,过目不忘。不幸的是,在15岁那年父亲去世了,家里的经济支柱一倒,生活也陷入了贫困,但他坚持读书,只是因此受尽了世间的冷眼。或许与少年时代的遭遇有关,秦观的性格具有非常明显的两面性:既有抱负远大,豪侠任性的一面,还有刻在骨子里的抑郁寡欢的一面。

虽然被尊为婉约派的词宗,但他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在现存作品中,词三卷100多首,诗十四卷430多首,文则达三十卷共250多篇。他的诗感情深厚,意境悠远,风格独特,在两宋诗坛自成一家;散文以政论、哲理散文、游记、小品文最为出色,立论高远、说理透彻、章法严紧、文笔犀利,“辞华而气古,事备而意高”。

然而这样一个大文豪,他的应考之路并不顺利。宋神宗元丰元年(1078年),30岁的秦观第一次入京参加科举考试。初试牛刀的他意气风发,大有舍我其谁的豪迈之气,可惜开榜之时,从头看到尾,也没在榜上找到自己的名字。

元丰四年(1081年),秦观第二次参加考试,依旧名落孙山。他大受打击,回到家马上断绝了一切交往,独自一个人看书疗伤。

03

除了刻苦,秦观也认识到一个人光低头读书远远不够,还必须有人赏识和推荐,才能入仕。他萌生了拜苏东坡为师的想法,此时这位文坛领袖正在离他家乡不远的徐州任知州。

他听闻苏东坡和孙觉要到扬州游玩,灵机一动,自己先跑到扬州一座著名的寺庙中,模仿苏东坡豪放的笔意和书法,在寺庙墙壁上挥毫题词,然后静候他们的到来。

果然,就像秦观所预想的那样,苏东坡猛然看到寺壁上的题字吓了一大跳,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不记得自己曾经来过这儿,还在墙上题过诗。

这时已经有所准备的孙觉送上秦观的作品,苏轼这才醒悟道:“向书壁者,岂此郎也。”意思是:在寺壁上写诗的人,肯定是这小子!

不久,秦观怀揣着老乡的引荐信,拿上自己的得意之作《黄楼赋》,前去拜见仰慕已久的偶像。苏东坡读罢,惊呼道:“此屈宋才也!”欣然接纳他为弟子,后来成为“苏门四学士”之一。

秦观的拜师仪式十分隆重,以致在徐州城引起了轰动。有人记述了当时的盛况:秦观执弟子礼,仪态雍容,论说雄辩,令人为之侧目,苏轼则称赞他为“杰出之士”。一时之间,秦观声名鹊起,身价倍增。

元丰七年(1084),苏轼路经江宁时,向王安石力荐秦观的才学,后又致书曰:“愿公少借齿牙,使增重于世。”王安石也赞许秦观的诗歌“清新似鲍、谢”。

元丰八年(1085年),37岁的秦观考中进士,可谓大器晚成,初被任命为定海主簿、蔡州教授。之后的几年有了苏轼的大力引荐,秦观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元祐二年(1087年),在恩师苏轼的推荐下,他出任太学博士一职,相当于大学教授。元祐五年(1090年)由范纯仁引荐,任职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参与撰写《神宗实录》,甚是风光。

04

就算在人生最得意的这几年,秦观仍不时的成为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元祐三年(1088年),秦观在任蔡州(今河南省汝南县)教授时,写下一首《水龙吟》,其中有“天还知道,和天也瘦”的句子。这本是很普通的一首词,居然成为党争的把柄,被对手斥为“高高在上,岂可以此渎上苍!”元祐六年(1091)又因“洛党”贾易弹劾苏轼,并诋毁秦观“不检”被罢黜秘书省正字。

与这些毛毛雨雨相比,更为沉重的打击还在后面。绍圣元年(1094年),太皇太后高氏崩逝,哲宗亲政后,“新党”执政,“旧党”多人遭罢黜。以苏轼为首的一批“元祐党人” 相继被贬出京城。苏轼在一个月内连续三次降官,被贬到广东的惠州。其他的苏门人物运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黄庭坚先是贬到涪州、再到黔州。

秦观历时七年的贬谪生涯也自此开始,先是出杭州通判,又被贬处州,任监酒税之职,后徙郴州,编管横州,又徙雷州。被贬郴州可以说是彻底改变秦观命运的一次转折点,因为前几次被贬只是降官,朝廷至少还承认他是朝廷命官,还能享受俸禄,但是被贬往郴州后,被削去了所有的官爵和俸禄,他最终从朝廷命官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草民”。

05

接二连三的政治迫害,使得秦观大受打击,对政治开始灰心,性格中郁愤和脆弱的一面逐渐主导了他的精神面貌。为了排解心中的凄凉悲苦,秦观在郴州作了一首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词的开篇,便展示了一个令人伤心绝望的灰色世界:雾气弥漫,月色凄迷,以至楼台与津渡都隐没不见,除了朦胧一片,便是一片云雾。这使登高远眺的作者产生了强烈的归路茫茫之感。他想遁离这纷争不止、忧患无已的人世,然而,“桃源望断无寻处”,这纷纷扰扰的尘世间,哪里有他所殷殷向往和孜孜以求的世外“桃源”?可怜他心寄桃源,却身系孤馆,“春寒”,“斜阳”,“杜鹃声”无不增添了幽冷凄凉之意。

如果说上片着重以景传情的话,那么,下片三句则改为借典喻情。“驿寄”句化用南朝陆凯故事:陆凯与范晔交好,曾自江南寄赠梅花一枝,并附诗一首:“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梅。”“鱼传”句则典出汉乐府《饮马长城窟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所谓“驿寄梅花,鱼传尺素”,实际上是喻指友人频频来信慰解,只是这世上最难的便是感同身受,作者久经压抑,胸中的愤懑郁结已深,很难排遣,友人的慰解非但不能驱散包裹他的浓重愁云,反倒更勾起“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迁谪沦落之恨。

末尾“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是一种彻骨的人生感悟:生活本身充满了各种矛盾和变故,很多事情也并非人力所能左右,就像这绕着郴山的郴江,它也是不由自己地朝着北方,流向潇湘。生活的洪流,依着惯性,滚滚向前,总是会把人带到深不可测的远方,运命如此,我辈又能奈其何?

总的来看,这首词最佳处在于虚实相间,互为生发。上片以虚带实,下片化实为虚,全词音调凄厉,犹如萧瑟秋风中折翅坠地的孤鹤哀唳,使人读后低回不已。

06

与苏轼的豪放豁达和随遇而安相比,秦观无疑属于“想不开”那一类文人,他脆弱而敏感,因不得志而抑郁寡欢。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忧伤,使得他的每一首词,都弥漫着浓雾一样的忧愁。“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忧伤,也没有谁比他对悲恸之情体验更为深刻,难怪宋代词人叶梦得叹他是“古之伤心人”。

元符二年(1099),秦观再被贬雷州,此时他已忧郁成疾,可能预感到自己时日不多,自做了挽词:

婴衅徙穷荒,茹哀与世辞。

官来录我橐,吏来验我尸。

藤束木皮棺,槁葬路傍陂。

家乡在万里,妻子天一涯。

孤魂不敢归,惴惴犹在兹。

昔忝柱下史,通籍黄金闺。

奇祸一朝作,飘零至於斯。

弱孤未堪事,返骨定何时。

修途缭山海,岂免从闍维。

荼毒复荼毒,彼苍那得知。

岁冕瘴江急,鸟兽鸣声悲。

空蒙寒雨零,惨淡阴风吹。

殡宫生苍藓,纸钱挂空枝。

无人设薄奠,谁与饭黄缁。

亦无挽歌者,空有挽歌辞。

此诗幻想了作者死后的凉薄情状,在艺术上并无特别值得圈点之处,却道尽了无可排解的凄苦之情,写尽了人生的绝望无助之感,展示出一种生无可恋、心如死灰的幻灭感,令人不忍猝读。

元符三年(1100年),哲宗驾崩,徽宗即位,向太后临朝。政坛局势再次变动,被贬之臣多被召回。秦观也复命宣德郎,放还横州,不幸的是竟在途中去世,就如他写给自己的挽词所预料的那样,秦观终究没有等到魂归故里的那一天。

纵观秦观一生,因苏轼而被朝廷重用,也因苏轼而受到牵连,遭到贬谪,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学而优则仕”是天下读书人的梦想,秦观原本是一个很有抱负的读书人,想出仕为朝廷做一番事业,然而朋党倾轧使得英雄无用武之地,投入苏轼门下又身不由己地陷入了政治漩涡中,无法自拔。

客观的说,秦观在气质上缺少老师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气量和韧劲,他的抗打击能力实在有些太弱,自从被贬之后就把自己困在幽愤、哀怨、绝望中走不出来。

“哀莫大于心死”,政局的动荡不安和命运多舛,使得心理素质极差的秦观长期处于孤愤难平的状态,精神极度抑郁,再加上被贬之地的恶劣气候客观上也损害了他的健康,可叹一代文豪,终究没有熬过生命的冬天,令人惋惜的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作者:洛轻尘

版权声明:本文由「鱼羊秘史」原创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