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出牌正式将日本踢出白名单“战火”跨界延烧

 2019-11-24 13:44:02   热度:3876  

当地时间18日凌晨,韩国工商部正式宣布实施《战略物资进出口通知修正案》,将日本从出口“白名单”中剔除。

迄今为止,韩国和日本已经分别被排除在出口友好国家的“白名单”之外。这场争端中正在进行的贸易“拉锯战”正在加剧,已经脆弱的双边关系可能会再次松动。韩日矛盾的障碍到底是什么,被撕裂的两国能否经受住考验,能否找到一种解药来弥补徘徊在全面崩溃边缘的关系?

资料来源:韩国总统文在寅。

[加强出口管理还是报复措施?】

韩国有29个所谓的“白名单”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德国和澳大利亚。

根据修正案,韩国的贸易伙伴分类从目前的甲类和乙类改为甲类、甲类和乙类。享有简化出口程序的甲类国家被分为待遇不变的甲类和待遇减少的甲类和乙类。

日本被列入新的A 2类,是原29个a2类国家中唯一被降级的国家。在A2类中,日本是唯一的国家。

因此,当韩国企业向日本出口战略物资时,申报和批准过程需要大约15天,远远超过目前的5天。与此同时,企业也必须一个接一个地申请批准,每一项向政府提交的证书数量从3份增加到5份。

2019年7月,日本宣布将加强对出口到韩国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的控制,并将韩国从8月份可以享受贸易便利化的“白名单”中剔除。

韩国工业贸易和资源部早些时候表示,将日本从白名单中剔除的《战略物资进出口通知修正案》(Entificate on import and export of Strategic Goods)不是一项报复措施,而是旨在加强出口管制和改善制度。违反国际和平与区域安全的国际出口管制制度基本原则,难以开展国际合作的国家分别归类。

韩国人抵制日货。

"历史敌意成为导火索,因为这两项协议被撕毁了。"

现在,有了“白名单”,韩日贸易争端很可能再次发酵。导致两国开战的导火索也可以追溯到多年的历史敌意。

在1910年至1945年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期间,它强迫当地人民在日本工作。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一些韩国工人及其家人开始起诉日本公司。

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判处日本公司赔偿四名韩国工人。11月,又有两起涉及三菱重工的案件被裁定支持韩国工人要求赔偿的权利。

信息图片:记者卢·邵伟拍摄

对此,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称之为“不可容忍”,韩日就“韩日索赔协议”展开了激烈辩论。日本认为,劳工问题等民事索赔已根据协议得到解决。然而,韩国表示,双边协议并没有终止公民要求赔偿的权利。

此外,“慰安妇”问题使两国更加不相容。

2015年,韩国和日本签署了韩日慰安妇协议。日本向韩国领导的和解与康复基金会捐赠了10亿日元,但日本表示这不是“补偿”。该协议在韩国颇有争议,韩国称它不能真正解决“慰安妇”问题。2018年底,韩国宣布解散“和解与康复基金会”,当时韩国和日本在劳工问题上陷入僵局,这再次引发了日本的强烈不满。

图:韩国在韩日争议岛附近海域举行联合防御军事演习。

(这场“战争”已经蔓延到边境,韩国打了两张牌)

舆论普遍认为,双方积怨已久,两国政府很难降低姿态——贸易战领域的“硝烟”尚未结束,一个新的“战场”正在军事上展开。

8月22日,韩国宣布不会延长与日本的军事情报保护协议。该协议是两国在军事问题上的唯一协议。根据协议,韩国和日本可以共享除一级机密以外的所有情报。

日本立即向韩国提出抗议。河野太郎表示,韩国政府宣布终止军事情报协议的声明与日本政府加强对韩国出口管制有关,但他认为这两者无关,根本不能接受韩国的提议。

“战争”的持续并没有就此结束。

接下来的8月25日和26日,韩国在韩日争议岛屿(韩国称独岛,日本称竹岛)附近进行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日本再次表示不满和抗议,并“强烈敦促”韩国停止军事演习。

一些分析师认为,由于贸易摩擦、历史问题和其他问题,韩国和日本变得相互敌对。这次演习被认为是韩国在放弃军事情报协议后对抗日本的“第二张牌”。

日本和韩国之间的贸易谈判停滞不前,韩国人非常愤怒。

[怒火上升,韩国人民不断抵制日货]

参与这场“战斗”的不仅仅是两国政府,还有朝鲜人民强烈的民族感情。

许多韩国人呼吁抵制日本商品。一些人甚至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引爆了汽车手表以示抗议。9月11日,韩国致信国际奥委会,要求日本军旗“朝日旗”被禁止参加东京奥运会。韩国爆发焚烧“旭日旗”等集会。

迄今为止,韩国对日本商品的抵制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但韩国国民的情绪仍然高涨,并没有消退。

韩国人在日本大使馆前抗议。

-日本啤酒面市

9月16日,据韩国海关统计,日本啤酒10年来一直是从韩国进口的第一大啤酒,但在7月份“抵制”运动开始时跌至第三,并于8月份退出前10名。据报道,日本啤酒已在韩国一些便利店下架。

此外,中秋节前后,韩国乐天百货公司和新世界百货公司将日本产品排除在中秋节礼品套装之外。

韩国人抵制日货。

-飞往日本的机票降价至“卷心菜价格”

此外,外国媒体9月10日报道称,从韩国首尔到日本福冈的机票仅花费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0元),而回程机票仅花费1000日元(约合人民币66元)。尽管这些价格不包括税收和燃油附加费,但仍远低于往年的正常水平。

在刚刚过去的中秋节,从韩国到日本的路线也很空。据悉,大阪、福冈和东京是2018年中秋节第二、第三和第六大热门目的地,日本的日本之旅备受追捧。2019年,只有大阪(第9名)勉强进入前10名。

2019年7月12日,日本和韩国在东京就经济和贸易摩擦进行了首次直接接触。

[愿意随时开始对话,韩日冲突不是“死胡同”吗?】

韩国和日本一直“愤怒”和“怨恨”,一个接一个地“耍花招”和“心软”,并试图提议谈判,但他们没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未能进行有效谈判可能成为解决双方矛盾的最大障碍。

然而,9月11日,日本内阁改组被视为代表河野太郎的韩国“强硬派”的防卫阶段。他说,他曾努力改善日韩关系,对此非常抱歉,并对韩国外长康景河给予了积极评价。对此,分析称,日本的外交政策可能会有所调整。

此外,在访问东盟三个国家之前,文在寅还表示,只要日本进入对话之门,它就愿意共同努力。

“即使在修订后,如果日本政府提出要求,韩国也愿意随时开始对话。”尽管日本被排除在白名单之外,但韩国工商省此前也曾这样说过。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韩国和日本想找到出路,这可能不是一个“死胡同”。

贵州快3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江苏快3购买